陈某等人盗窃案无罪辩护手记

 

右为张建飞律师


张建飞按:一起简单的盗窃案件,各被告人均投案自首,通过我们的辩护和努力,各被告人均无罪。案件无罪,人们往往以为全是律师的功劳,以为辩护律师有通天的本事。事实上,并非如此。目前中国司法环境下,几乎没有像辛普森、周立波式的因程序违法导致彻底无罪的案例。中国的无罪,多数是案件本身存疑或者没有犯罪事实,只因相关办案部门或者相关人不依法办事导致错诉错判,后因专业刑事律师介入而洗冤。说到底,中国的刑事律师只是帮助纠偏,案件事实本该无罪。但是,在目前的司法背景下,仅仅纠偏也很不容易。它需要刑事律师有专业的技能,有做无罪辩护的勇气与胆量,更需要坚持与理性抗争。本案是一起证据存疑案件,辩护人通过认真阅卷与分析,发现了口供证据疑点,提出了非法证据排除申请,法院予以采纳,致控方证据不足,最终控方撤诉并作出不起诉决定。这是一起比较典型的中国式无罪案,辩护人将无罪辩护过程中的核心要素加以整理,形成该文,供法律同行借鉴参考。(“张建飞刑事辩护网”上有本案的法律意见书及排非申请,需者可百度检索查看。)

 

2018年5月21日,陈某等人涉嫌盗窃一案,浙江##市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准许##市人民检察院撤回对陈某等被告人的起诉。2018年6月4日,##市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


刑事裁定书:



不起诉决定书:




一、案情回顾


在浙江某地,传言在中秋节当天偷羊能“发洋财”,依照习俗,偷羊的人会给被偷的人留下一个红包。2015年、2016年、2017年中秋节,对这一陋习深信不疑的顾某(第一被告)、陈某(第二被告)、张某(第三被告)三人,怀抱对“发洋财”的企望,驱车到邻乡偷羊。2017年中秋次日,三人主动投案,坦白了三次偷羊的经历。因向受害人赔偿并取得了谅解,三人分别被取保候审。

检方指控:三名被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三次盗窃公湖羊的价值为3160元(浙江盗窃罪追诉标准3000元),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刑事责任。在案主要证据有:三名被告的供述与辩解、三名受害人陈述、价格认定结论。

 

二、介入辩护

陈某系通过其在法律界的朋友找到我,当时,案件已经进入审判阶段。之所以找我们,他们是奔着无罪目的来的。陈某的朋友已经告知他们,本案如果不找律师,案件判实刑的可能性也不大。法律界的朋友告知无罪的机会点是:有一次偷羊,陈某身上准备好了红包,但是忘记留下给羊主人了。如果这次不能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则两次的金额相加便不能达到3000元的追诉标准。我当时也无法给他们明确回复,只是说有希望无罪,具体要看案卷的证据情况。陈某担心判罪后会对其自己的生意及子女产生不必要的影响,希望能够实现无罪。陈某的朋友告知其实现无罪是困难的,如果真想无罪还是要请专业的刑事律师。陈某了解我们团队情况及过往案例后,委托我担任其辩护人。

 

三、开展阅卷工作

本案中,陈某等人确实存在“偷”羊事实。结合案件实际情况,本案出罪思路有两种:一是盗窃财物数额未达追诉标准;一是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聚焦盗窃数额:带着这个思路阅卷,辩护人把注意力集中到到本案的关键证据《价格认定结论书》上。价格认定结论是对特定重量的湖羊在特定时间的价值的认定,这个特定重量的湖羊正是价格认定的检材。《价格认定结论书》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被偷的羊(本案的检材)分别是80斤、100斤、80斤。实际情况是三人偷羊后,已经将羊宰杀并且分吃掉了。显然,本案无法通过实物称重的方式确认湖羊的重量。辩护人注意到,检方指控的盗窃价值完全是价格认定结论3160元,侦查机关送检时对湖羊重量的认定显然是依据三名被告人的供述。可见,本案能否定罪,三名被告人的笔录至关重要。辩护人遂对三名被告人的笔录进行了认真的比对,谨慎考虑,辩护人亦比对了三名被害人的笔录。为了方便核对,辩护人将本案三名被害人及被告人的笔录核心内容制作了一张表格。


通过表格比对,有些问题浮出了水面。例如,三名被害人的笔录在问话方式及回答方式上几乎一致,连语气助词都一模一样;三名被告人的供述中,对重量及价值的描述,三人毫无例外的用了“至少”、“起码”这样的表述等。最让人起疑的是,三名被告人对连续三年偷的羊的重量估计几乎一模一样,这并不符合一般人记忆规律。辩护人便拨响了当事人陈某的电话,有了如下问答:

 

问:三年所偷羊的重量情况?

答:2015年偷的80斤,2016年偷的100斤,2017年偷的80斤。

问:事情隔了这么久了,羊也已经被你们吃掉了,你怎么那么精确记得羊的重量?

答:这个是警察叫我这样说的,事实上我真的也无法记清楚当年所偷羊的重量。

问:这话可不能乱说哦,你确定是警察说的吗?你有证据吗?

答:当时警察是在某个小饭店当着我和另外两位被告人的面一起说的,另外两位被告也都知道的。而且,在场的警察还不止一个。

问:你认识当时在场的几位警察吗?

答:我看到人了肯定能认识。


我便告知其将上述事实经过写成情况说明,尽快递交给承办法官。



聚焦非法占有目的:另一方面,在阅卷时,辩护人曾特别留意,在案卷材料中,是否有相关证据证明被告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遗憾的是,翻遍卷宗,并未发现当事人所述“他曾经有一次身上带了红包忘了放在羊主人家”的事实。辩护人也曾在机关单位工作,还兼职做过机关单位的通讯宣传事务,心想这年头年轻人迷信不良习俗去犯罪的事有一定的新闻价值,办案单位有可能会做宣传。于是,辩护人便在百度检索“中秋偷羊”,果然在网站“嘉兴19楼”上看到一篇帖子,该贴所述与本案相似度接近100%。继续检索查找发现,其他诸如搜狐网等媒体还对该文进行了转载。可以说,该贴就是本案的再现。在该贴中,有一段关于偷羊动机的描述:“去偷不是为了钱财”,“准备好了2000元的红包,但偷好后就忘记留给羊主人了”,且该贴标明“来源‘##公安’”。经向被告人了解核实,其确曾向侦查机关描述过偷羊时准备了红包,但侦查机关并未对这一重要的事实进行笔录记载。可见,侦查机关制作笔录时入罪倾向明显,对出罪事实有故意遗漏之嫌。



四、启动排非程序,召开庭前会议

辩护人做好阅卷工作后,认为侦查机关指供诱供入罪迹象明显,以上排非线索已经相当充分,可以启动排非程序了。随即,辩护人拨通了承办法官的电话,表示我们要申请排非。1月19日下午,辩护人前往##法院,向承办法官详细陈述了申请非法证据排除的理由,并向其展示了笔录对比表格以及“嘉兴19楼”的网贴等线索。1月26日,庭前会议召开,公诉人及三名被告人的辩护人均到庭参加。遗憾的是,第一被告人的辩护人做罪轻辩护,当庭明确表示不申请排非。护人只得挑起大梁,再次重申本案的诸多疑点,尤其是三名被告人对过去三年所偷湖羊的重量估计几乎一样,与一般记忆规律相悖,本案不能排除侦查机关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可能。法官最终采纳了我们的意见,要求检方对证据收集的合法性加以说明。

 

(小插曲:在庭前会议结束后,第一被告人的辩护人向公诉人表示,第二、三被告人不应当认定自首,应认定第一被告人立功。我没有对反驳她,只是很无语地向她笑了笑,并表示不认同她的观点。后来离开法院,我跟第三被告的辩护人黄律师交流时谈到此事,黄律师也是很无语的笑了笑,表示只能看结果了。

 

五、检方撤诉

会议结束后,案件被退回检方补充侦查。从补侦结果来看,一方面,虽然几位民警都未承认诱供,但是三名被告人的笔录可以相互印证,侦查机关确有诱供之嫌;另一方面,几位民警提到被告人曾说过准备红包,可见,笔录确实存在遗漏。至此,辩护人的怀疑一一得到印证。最终,在多方努力下,检方以证据不足撤回起诉,并作出不起诉决定。一起被告人投案自首的简单盗窃案件,最终实现了无罪的结果。



附:1、陈某涉嫌盗窃案庭前律师意见书

     2、非法证据排除申请书

 


陈某涉嫌盗窃案庭前律师意见书

 

 

##市人民法院:

上海德禾翰通律师事务所接受陈某委托,指派张建飞律师担任被告陈某的辩护人。经过阅卷及同被告人沟通,辩护人认为:本案无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陈某参与盗窃的三只湖羊价值达3000元(浙江盗窃罪的追诉标准),起诉书对陈某的指控系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恳请法院建议检察机关撤诉或者作出无罪判决。本案的核心证据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价格认定存在诸多问题,现罗列如下:

一、被害人陈述不真实,笔录有伪造之嫌

本案被害人有三位,分别是2015被盗的马某、2016年被盗的沈某、2017年被盗的戴某,且盗窃日期均是中秋节当日凌晨。公安机关对三名被害人制作了报案笔录,笔录制作时间分别是当年中秋节早晨,即2015年9月27日、2016年9月15日、2017年10月4日。辩护人注意到,三份笔录于不同时间、由不同人员制作,但是问话方式及回答方式几乎相同,尤其是在对被盗湖羊的重量情况上,统一都是“ ** 斤以上”,具体详见附件一。这不符合一般的表述习惯,正常对某只活的牲口重量的估计,一般都是采用“大约**斤”或者“大概**斤”。这些反常的特点及巧合,让辩护人产生了如下合理的怀疑:2015年马某的笔录、2016年沈某的笔录中关于被盗羊的重量估计是不真实的,这两份笔录很有可能是伪造的,其制作时间可能都是在2017年10月份。辩护人通过咨询相关专业鉴定机构的专业人士,专业人员告知可以通过相关比对鉴定,以证真伪。据此,辩护人申请对三份被害人笔录原件的纸张进行比对鉴定、纸张打印油墨进行比对鉴定、各被害人签字笔是否系同一支进行比对鉴定、各被害人签字时间进行比对鉴定,以确认各被害人笔录制作时间及内容的真实性。同时,辩护人申请贵院对被害人马某、沈某进行调查取证,核实他们的笔录是否是本人签字确认,是否是2017年10月以后补充签名。综合以上分析,辩护人认为被害人马某的笔录(2015年制作)、沈某的笔录(2016年制作)不具有真实性,有伪造之嫌,建议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

 二、被告人供述与辩解不真实、不全面,有诱供入罪之嫌

首先,辩护人通过比对三名被告人在第一次讯问笔录中对2015年、2016年、2017年三次所盗窃湖羊重量的描述(共计9处,有8处用了“至少**斤”的描述,有1处用了“起码**斤”的表述,详见附件二),发现如下几处疑问:第一处疑问,一般某个人对某只活羊重量的估计只能是大约多少斤,不知道如何估计出“至少是多少斤”?第二处疑问,为何三个人对三次盗窃活羊重量的估计几乎完全一致?第三处疑问,每名被告人对一年前及二年前所盗窃的活羊的重量,如何能保持记忆也一致?通过上述合理怀疑,辩护人认为侦查机关所制作的被告人笔录对活羊的重量描述是不真实的,整个第一次讯问笔录均有诱供入罪之嫌。其次,辩护人经与被告人陈某沟通,陈某称其在2015年盗窃湖羊前曾准备好红包,只是忘记塞给“被盗”的羊主人。针对这点,陈某称其在侦查机关制作笔录过程中陈述过,但是遗憾的是陈某的笔录中并没有体现上述内容。针对这一点,陈某称其在检察机关讯问时也描述过这一事实。有鉴于此,2015年这次“盗窃”湖羊的行为,纯是当地讨吉利的风俗行为,不应当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不得界定为盗窃犯罪。辩护人在“嘉兴十九楼”中,还找到了一篇标明“来源:##公安”的文章(转载人“####”),文章中的内容正是本案,其中有偷羊时准备好红包的描述,详见附件三。这点也恰恰印证陈某所述属实。通过以上两方面分析,辩护人认为,三名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笔录中关于湖羊重量的描述不具有客观真实性,侦查人员对被告人有利的内容不予记载,有诱供入罪之嫌,建议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

 三、本案“价格认定结论书”不具有科学性和合法性

首先,检材来源不明;该价格认定结论书的检材系三只活羊,本案在没有活羊实物的情况下,仅依据被害人及被告人描述活羊的情况进行价格认定,很难得出客观科学的结论。加之,前面已经论证被告人及被害人笔录对活羊重量的描述本身也不真实,检材本身更加具有不确定性。依据一个不确定的检材作出的价格认定,必然结论也是不确定不真实的。其次,价格认定不具有合法性;对于价格认定结论,虽然刑诉法及其司法解释有放宽口径,不需要价格认定机构具有资质,但是认定人必须是具有资质的专业人士。该认定结论没有认定人员的签名,就没有办法确认认定人员是谁,更无法确认认定人员是否具有相关专业资质,也无法确认认定人员是否与本案有关联、是否需要回避。因此,所作出的认定结论不具有合法性,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再次,认定方法不科学;价格认定是为了解决专门性价格问题,虽不是司法鉴定,但应当认定为刑诉法司法解释第八十七条规定的检验报告。根据该规定,对检验报告的审查应当参照鉴定意见的审查。刑诉法司法解释规定,鉴定意见应当列明鉴定方法,但是该价格认定只列明市场法,并没有基本的逻辑论证,无法判断市场法价格认定结论的科学性。

综上,辩护人认为:本案的定罪证据不足,指控的事实不清,被告人陈某不构成盗窃罪。以上意见,望采纳!

 


非法证据排除申请

 

申请人:张建飞,上海德禾翰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宜山路425号光启城21层

联系方式:13818063901

 

申请事项:申请排除陈某涉嫌盗窃案中被告人及被害人笔录

申请理由:

辩护人通过对本案三名被告人的第一次供述与辩解笔录、三名被害人的陈述笔录进行仔细比对,认为三名被告人的笔录、三名被害人笔录对本案关键点湖羊重量的描述惊人相似,侦查机关有诱供、制作虚假笔录入罪之嫌。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之规定,特申请对被告人及被害人笔录等非法证据进行排除,望予准许。

此致

##市人民法院

 

                              申请人:张建飞 律师

                                         





作者:张建飞

来源:微信公众号@金融犯罪实务

图片:微信公众号@金融犯罪实务

声明: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其他相关问题可在后台回复关键词“版权”,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2018年06月14日

被告人投案自首,为何结果会无罪?

您当前位置:

全部评论()

黄莎莎|记一名菜鸟的刑辩之路
你炒股吗?你看股评吗?你知道股评的风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