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年底,我怀着满腔热情以及对刑辩业务美好的憧憬加入了我现在工作的团队——一个专业的刑事辩护团队。进到团队接触的第一个案子就是张某等盗窃案,非常幸运的是,律师执业的处女辩最终实现了无罪的结果。以下和大家简要的分享一下该案的辩护历程。


在桐乡崇福一带,传言在中秋节当天偷羊能“发洋财”。对这一陋习深信不疑的顾、陈、张三人一拍即合。2017年10月4日凌晨,三人怀抱对“发洋财”的企望,驱车到邻乡偷盗了一只湖羊。羊到手后,三人马上返回,将羊宰杀,并将羊肉分给了亲戚朋友,希望来年生意兴荣。次日,三人主动投案,坦白了此次以及2015年和2016年偷羊的经历。


我介入此案时,案子已经到了法院阶段,检方指控三名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三次盗窃湖羊价值3160元(浙江盗窃罪追诉标准3000元)。接手阅卷后,最大的疑问是羊早已被吃掉了,湖羊的价值是怎么确定的?

本案案情简单,案卷材料只有薄薄的两卷,确定被盗湖羊价值的关键在于一份“价格认定结论书”,该认定书认定三次被盗湖羊分别价值920元、1200元、1040元。由于之前执业过程中,接触过非常多的鉴定意见,我很快注意到本案的这份关键证据其实并不能说明本案被盗湖羊的价值,它只是对特定重量的湖羊在特定时间的价值的认定。那么,本案的重点就落在,认定书中这个“特定重量”是不是本案被盗湖羊的重量。


带着这个疑问,我再次仔细翻阅本案的卷宗。本案羊已经被吃掉了,没有任何的实物证据,湖羊重量的确定只能寄希望于言词证据。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发现这个“特定的重量”其实来源于三名被告人的供述。看到这里,我心想“完了,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于是,我查阅了公布的法律文书,想了解下当地及周边检察院、法院同类的案件怎么处理的。查下来更是心里拔凉拔凉的,从法院判例来看,同类的案例几乎都是有罪判决;从检察院不起诉决定来看,类似的案例倒是有不起诉的,但是本案已经提起公诉了。

此时,张律师让我把本案的几份笔录仔细对比下,看看有没有可能启动排非程序。还真的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通过表格对比,很多问题浮上了水面。例如:制作时间相距甚远、制作人不尽相同、被询问人各不相同的情况下,笔录惊人的一致;三个不同的人对同一个物体重量的描述也是惊人的一致,更让人惊悚的是三人对几年前的一件小事都有着几乎完全一致的肯定的记忆。后续结合与当事人沟通及检索等形成了详尽的庭前意见,向法院提出我们做无罪辩护,并申请排非等。最终启动排非程序,经过一次补充侦查,检察院撤回起诉,并做出不起诉决定。


和当事人一起去法院拿撤诉裁定的时候,当事人感慨“请律师还是有用的”。其实刑辩律师的价值不仅仅体现在无罪或罪轻的判决结果,更在让当事人有尊严的接受审判。刚刚加入刑辩大军,对于刑事辩护我还只是初窥门径,但是作为一个有情怀的律师,我始终相信司法环境会越来越好,专业之路会越走越远。



2018年06月28日

黄莎莎|记一名菜鸟的刑辩之路

您当前位置:

全部评论()

夏某涉抢劫案辩护成功简讯
被告人投案自首,为何结果会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