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语

2017年10月,上海宝山检察院指控夏某犯抢劫罪,数额巨大,并建议量刑十年以上。经过辩护,夏某在开庭以后(除夕前3天)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8年9月12日,夏某被判犯故意伤害罪,处有期徒刑1年1个月。刑期实报实销。


案 件 简 况: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2017)1705号起诉书指控夏某犯抢劫罪,数额巨大,建议判处十年以上刑期,具体指控如下:



介 入 辩 护:


2017年10月27日,距离本案开庭四五天的样子,张建飞律师接受夏某女儿的委托,担任夏某的辩护人。经过紧张的会见及阅卷工作,张律师在庭审中提出如下核心辩护观点:


1、全案没有证据证明夏某伙同谢某将车辆抵押他人,夏某伙同谢某将自己的车辆抵押于他人的逻辑荒谬、有悖于常理;


2、谢某私下将夏某的车辆抵押于第三人,并未办理登记,第三人对车辆的相关权利不得对抗夏某的所有权。


3、夏某叫人取回自己的车辆,没有侵害他人的财产法益,也没有非法占有目的,不可能构成侵财型犯罪,当然不能构成抢劫罪。

庭后,张律师继续找主审法官沟通,提供辩护意见及刑事审判参考中与本案相似的案例,同时提出取保候审申请。


辩 护 结 果:


2018年2月12日,宝山法院采纳了张律师的相关意见,同意对涉嫌抢劫罪的夏某取保候审。2018年9月12日,宝山人民法院判决夏某犯故意伤害罪,处有期徒刑一年一个月,实报实销。


判决书文号:(2017)沪0113刑初1845号


附:辩护词全文

取回自己的车,构成抢劫犯罪吗?

              ——夏**被控抢劫案第一审辩护词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上海德禾翰通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夏**及其女儿胡**的委托,指派张建飞律师担任夏**被控抢劫一案中夏**的辩护人。通过全面阅卷、会见被告人及今天的庭审,辩护人已经对本案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辩护人认为:夏**叫人取回自己车辆的行为,不可能构成抢劫犯罪。起诉书指控抢劫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被告人夏**的行为,充其量和已决的同案犯吴**、刘*一样犯故意伤害罪,且有自首等从轻、减轻情节。

一、指控夏**构成抢劫罪是错误的,甚至是荒唐的

(一)从事实与证据角度分析

起诉书所指控的事实,即“经依法审查查明”的内容中,存在如下两处明显错误:第一处错误:“.....后夏**在明知上述车辆已被抵押的情况下,仍伙同谢**等人将牌号为皖PX****大众CC轿车、皖PN****宝马轿车抵押于王**,从王**处获得人民币15万余元......” 夏**当庭供述与她的供述笔录中都明确,她一直不知道路虎车被抵押,也没有伙同谢**等人将大众CC和宝马抵押,更没有从王**或者谢**处获利,夏**收到的25000元系谢**付的租车款,夏**一起去上海也不知道是要把自己的大众CC车抵押掉,事后也不知道自己的宝马也被抵押掉。在这点上,夏**的供述与本案中谢**、王**、曾**的供述有矛盾之处。案件材料中,只有谢**一个人称将路虎车抵押情况告诉了夏**,并且把大众CC抵押款分了一部分(25000元)给夏**。王**、曾**等人只是听谢**说而已,他们的供述系传来证据。司法机关不能因为三个人供述一致就推翻夏的供述,而应当结合实际情况及其他证据进行判断。夏**作为一个正常生意人,她怎么可能和客户谢**把自己的车拿出去抵押,然后再和客户分抵押借来的钱款?这是非常荒谬的,与一般的经验逻辑不符。换一个角度,如果夏**同意将自己的车抵押掉,谢**也不必要费那么多力气做假证,找不同的人去抵押借款。另外,综合整案个案件的言词证据看,谢**几乎欺骗了所有人,包括曾**、王**等人,谢的供述根本不具有真实性。退一步讲,即使夏**已经知道路虎被谢**抵押掉了,也不能推定她就同意谢**把大众CC和宝马车抵押出去。之所以夏**把后面两辆车租给谢**等人,均系谢**等人编造收工程款需要车辆为由诓骗夏**所致。第二处错误:“.....采取控制该处保安,......” 2016年8月24日,夏**叫去上海帮忙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人的笔录供述,停车场的保安(俞**)是如何被控制、被威胁,连俞**本人的证言里也没有说自己被控制、威胁。压制反抗,是抢劫罪的重要构成要件,如此重要的证据,全案中未见控方收集。可见,控制保安一说,几乎没有证据支撑。事实上,大众CC和宝马车都是相关人员和保安通过正当沟通,然后顺利开出车库的。只有路虎车装车出去的时候,夏**叫去的人才和王**派去守车的人发生冲突。以上两处错误,充分说明指控夏**构成抢劫犯罪的事实是不清的,证据是不足的。从本案侦查、审查起诉办案角度分析,抢劫罪作为严重的暴力犯罪,侦查机关在取证时一般会注重勘查现场,注重现场取证,搜集言词证据时会突出暴力压制反抗这一特性,也会突出涉案车辆的权属证明及相关物权凭证等证据。但本案中,辩护人通读案件材料,未见上述取证痕迹和思路,也没有看到上述重要证据。案件进入审查起诉后,检方以事实不清二次退侦,但侦查机关两次补侦并没有任何有效证据。由此可见,公诉机关强行以抢劫罪起诉夏**,是何等勉强。

(二)从犯罪构成角度分析

 从客观方面看,抢劫罪要求以暴力、胁迫等手段压制反抗,进而非法取得他人财物。本案中,结合上述事实、证据分析,夏**叫去的一帮人,在开车大众CC和宝马车辆的时候,并没有对现场的保安采取暴力、胁迫等手段,更不存在压制反抗等举动。因此,夏**等人开走大众CC和宝马车辆的行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构成抢劫犯罪。从客体方面看,夏**叫人将自己所有的三辆汽车取回,没有侵犯他人(王**)的财产权,王**也从未取得三辆车的相关物权。至始至终,夏**没有同意谢**等人将自己的三辆汽车抵押出去,谢**等人擅自将他人车辆抵押给王**,且没有办理抵押登记,从这个角度讲,王**对车辆的权利不得对抗车辆所有权人夏**。另外,从谢**等人的口供中,可以知道王**是专门放“高利贷”的,且利息高达每天6%-10%不等。如此暴利,王**却未对车辆相关证明及相关人员的身份情况尽到合理的审查义务,其对车辆的保管、占有不可能是善意的,所以其不可能善意取得车辆的相关物权。从这个角度讲,王**也不能对抗车辆所有权人夏**。结合以上分析,王**从未对三辆所谓的“抵押”车辆取得任何物权,其对车辆的保管占有也不是善意的,事实上是无权占有。夏**,作为车辆的所有权人,当然有权利取回自己的车辆。夏**的行为,没有侵犯任何人的财产权利。王**不法经营资金生意,在自己被谢**等人欺骗的情况下,应当自己承担或者向谢**等人主张损失,不能妄图通过案件的抢劫定性将财产损失转嫁到夏**身上。从主观方面看,抢劫罪作为侵财犯罪,行为人必须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具体到本案,夏**等人取回的是夏彩琴自己的车,其对车辆的占有是合法的,并没有刑法意义上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三)综述

通过上述事实、证据及犯罪构成分析,夏**的行为不可能构成抢劫罪。起诉书的指控是错误的,甚至是荒唐的。本案实质上是一个争夺三辆汽车物权的财产纠纷,夏**才是整个事件中真正的受害人。可现在她却被公诉部门指控抢劫犯罪,至今被羁押在看守所,于法于理于情均不通。纵观本案所有事实与证据,夏**与吴**等人基于共同商量,一同前往上海帮助夏**取回车辆,全案却被人为分割为两个案件。辩护人认为,夏**的行为与同案犯吴**、刘*等人基于共同的故意,触犯的罪名应当相同,量刑应当相当,以维护罪刑均衡。如果夏**被判决构成抢劫犯罪,那同案的吴**、刘*的判决将成为错误的判决。吴**、刘*因犯故意伤害罪已经被宝山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六个月,而夏**至今已经羁押十个多月,辩护人希望通过今天的庭审,法庭能够秉持公正、不偏不倚尽快对夏**一案作出判决,早日将夏**释放。如果法院不能立即作出判决,也希望能在开庭以后对夏**取保候审,以避免不必要的羁押,切实保障夏**的合法权利。

二、夏**即使犯故意伤害罪,也有以下从轻减轻情节

(一)夏**有自首情节

 关于被告人夏**的自首,在起诉书第二页公诉部门已经认可,就不再累述。庭审中,公诉人因为夏**的交代和之前笔录供述略有差异,就不认可自首,完全是没有道理的。不能因为一句话不同,就推翻夏**对全案的如实供述。

(二)放任的故意

 对于本案的促成,吴**挣钱的动机不可谓不重要。事实上,一开始夏**自己并没有想到要叫人去上海将车取回,也没有召集众多人员的能力。直到夏**把车子被抵押的事情告诉吴**,吴才给她出了去上海取车的主意,并称可以帮忙召集到人。事实上,人也是吴**牵头协调召集的,事后吴**和几个人相关人员因此事也挣了点钱。结合今天的庭审,夏**称其在开动员会时,并没有主动提出任何保证,而是相关人员提出要夏**保证负相关责任。由此可以看出,夏**对整个事件的态度是消极的,即使是在出发前的动员会上,她也希望尽量不要把事情弄大,只希望拿回自己的车辆。由此可见,夏**对事件造成任岩轻伤的结果最多持放任的态度。

(三)取得谅解

     在本案卷宗第一卷第二页吴**、刘*的判决书中,被害人任*已经谅解了吴**、刘*的行为。辩护人认为,吴**、刘*等人的行为是一个整体,属于刑法共同犯罪范畴,行为具有不可分割性。被害人对相关行为人已经谅解,可以理解为对共同犯罪的整个行为已经谅解。据此,在对夏**的量刑中,也应当考虑谅解这一重要因素。

   (四)量刑

    对于任*被打成轻伤一事,首先夏**自己没有动手,也并不希望发生这种结果,甚至都不知道打人一事。其对轻伤结果应负责任,唯一的理由就是此事因她而起。可是,我们可以看到,去帮忙取车的人,夏**都是付了工钱的。直到现在,夏**叫人取车回来花了十多万,车辆至今还被公安部门扣押,夏本人也被羁押,可谓是人财物三空。综合看待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夏**是不折不扣的最大的受害者,其对犯罪结果的影响和责任不应该超过吴**。根据罪刑均衡原理,应当对夏**作出与吴**相当的判决与量刑。

以上意见,望贵院采纳为盼!

 

                辩护人:上海德禾翰通律师事务所

                             张建飞 律师

                            2017年11月2日


附:刑事审判参考案例


王彬故意杀人案--盗窃自己被公安机关依法查扣的机动车辆的过程中致人伤亡应如何定性?


最高法公布刑事指导案例第101号,《刑事审判参考》2001年第5辑总第16辑






2018年09月30日

夏某涉抢劫案辩护成功简讯

您当前位置:

全部评论()

夏某涉嫌抢劫案辩护手记
黄莎莎|记一名菜鸟的刑辩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