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语

2017年10月,上海宝山检察院指控夏某犯抢劫罪,数额巨大,并建议量刑十年以上。经过辩护,夏某在开庭以后(除夕前3天)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8年9月12日,夏某被判犯故意伤害罪,处有期徒刑1年1个月。刑期实报实销。



2017年10月下旬的某天,一个师兄打电话给我,说有人涉嫌抢劫案件需要找我辩护,并简单跟我说了案件基本情况。听完,我第一感觉就是案件可能定不了抢劫,但我并没有把话说得那么满,只是简单说了下看法。过了几天,也就是2017年10月27日,当事人的女儿来到我们律所签订委托辩护合同。


只记得签订委托的时候,距离开庭只有四五天的时间,且当时手里还有好几个案件等着会见及开庭,时间实在是紧凑。案子接了,时间再紧,也不能耽误了进程和辩护质量。加班是辩护律师的利器,且屡试不爽,越加越勇。我制定了短期案件的辩护时间规划:


第一、先向另一名辩护人要了起诉书图片,简要了解案件事实和证据情况,了解案件可能的核心争议点(半小时);


第二、带着前述核心争议点去会见当事人夏某,确认相关核心事实并了解案件主要事实、人物关系等情况。因宝山看守所和法院位置挨着,在会见后及时去法院拷贝电子卷宗(半天);


第三、结合会见记录,回来仔细通阅全案卷宗,了解全案事实证据情况,并确认案件核心争议点(1-2天);


第四、在充分阅卷后,再次去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夏某,对案件的事实、证据做到心中有数。锁定对夏某有利的证据,向夏某核实相关对其不利的证据(半天);


第五、准备好发问提纲、关键证据的质证意见、辩护大纲,迎战庭审(1天)。


由于案件卷宗只有四卷(第一次开庭后又补充了几卷),一切工作基本按规划进行着,没有出任何差错。



到今天,案件已经以轻罪判决定性,可以说辩护工作是成功的。但在辩护过程中,我们每个人都不知道结果会如何,每个人都在对结果的憧憬中纠结。除了一直的纠结,办案过程中还有几件事情,我印象特别深。


第一件当属会见:


第一次会见时,当事人一直跟我说,她太冤枉了,把自己的汽车开回来怎么会是抢劫呢?她说,如果她被判抢劫罪了,她会上诉,若上诉还是维持抢劫,她会选择自杀。听到这话,我心里特别有压力,也暗自决定一定会努力为其辩护,力争打掉抢劫罪名。


当事人问我,案子是否会判抢劫罪?我当时斩钉截铁地告诉她:如果我是法官,我不会判抢劫罪。但是,你也必须搞清楚,我是辩护人,是你的律师,我的观点不一定是法庭的观点,但我一定会以我对案件的事实、证据和法律的理解,竭尽全力为你提供有力的辩护。其实说到底,我是不知道法官会怎么判的,但也不能这么直白地告诉当事人,毕竟刚接触,需要增加信任,也需要给羁押在看守所的当事人增加信心。


现在看来,我当时说的话,虽没有给当事人明确的答案,但在当时却给了当事人很大的心理筹码,使她坚定地度过了羁押灰暗期,也没有再提“自杀”一词。同时,当事人还能够积极应对庭审,帮助法庭成功还原案件事实。


第二件当属开庭:


本案一共开过三次庭,中间换过一次公诉人,主审法官及辩护人均未换。主审法官是刑庭的庭长,年纪大概50岁左右,想必审判经验很丰富。整个庭审中,多数时候是平淡的,发问和质证阶段,因为没有太多的事实争议,也就没有多少针锋相对的交锋。看法官的表情和神态,我隐约感觉到她对案件并不是很熟悉。心想,这样发展下去,法庭很可能就会顺着控方指控对这个案件简单下判。作为辩护人,我必须想办法改变这种现状,让法庭打起精神来。在发表辩护意见时,我故意提高了音量,眼神除了扫视当事人、公诉人及旁听席,多数时间都聚焦在法庭席。果然,这样让主审法官打起了精神,她的眼神也一直聚焦在我身上,以示明在听我发表辩护意见。


我辩护的核心观点是:


1、全案没有证据证明夏某伙同谢某将车辆抵押他人,夏某伙同谢某将自己的车辆抵押于他人的逻辑荒谬、有悖于常理;


2、谢某私下将夏某的车辆抵押于第三人,并未办理登记,第三人对车辆的相关权利不得对抗夏某的所有权。


3、夏某叫人取回自己的车辆,没有侵害他人的财产法益,也没有非法占有目的,不可能构成侵财型犯罪,当然不能构成抢劫罪。


在结尾综述辩护意见时,我脑海里临时冒出了一句话,大致是这样说的:像我的当事人一样,叫人取回自己的车,在中国或者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构成财产犯罪;在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希望法庭能够采纳本辩护人的上述意见!说完这句话,当事人已经哭了。此时,法官的表情好像在传达这样的信息:看来这个辩护人说得有一定的道理,回去应该好好去研究下案件。也是从这种表情信息中,我看到了案件的希望。


第一次开庭,虽然准备时间比较少,但准备工作还是做得比较充分的,对案件的熟悉程度也不弱于公诉人。当然,开庭的气势也不输于公诉人,以至于庭下旁听的家属及朋友频频以眼神和大拇指点赞的方式表达对我工作的认可。



第三件当属庭后沟通:


案件开完庭以后,我整理了辩护意见寄给法院。大概过了二个月的样子,也没有接到宣判的通知。没多少天就要过年了,家属着急,一直打电话问我何时会判、会如何判。

过年,看似和案件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但有时也会影响案件。我本来也准备要去宝山看守所会见,就顺便去和法官沟通下夏某的案件吧。


我找到了主审法官,她还算热情,不像开庭时那么严肃。法官一般比较忙,我表明身份后就开门见山了:法官,您也知道我的来意,这都要过年了,我就是想问问夏某的案子年前会宣判吗?如果年前不宣判,是否可以考虑取保候审? 法官笑了笑说:张律师,这个案件我们内部讨论过,有不同意见,案子要退查。我当时就明白了,肯定是主审法官同意我们的辩护意见,否则按检方起诉意见判案子没这么麻烦。我就补充说:法官,您看这检察院不是在给您出难题吗?这种案子怎么能以抢劫罪起诉呢?您看,同案犯以故意伤害罪判了六七个月,夏某再这样羁押下去都一年多了,您这边到时候想判故意伤害罪也不行了,是否可以考虑先取保呢?毕竟,案件事实是清楚的,取保也不会妨碍案件审查。法官也没有直接答应,只是说会考虑我的意见和取保申请。


走之前,我跟法官说了句:这种案件,刑事审判参考有相似案例的,不能认定非法占有目的的,没法定抢劫罪的。法官当时似乎也很激动,马上追问我能否给她提供刑事审判参考案例。其实,那时我更加确信主审法官是支持我的辩护意见的。事后,我就把这份刑事审判参考案例寄给了她,果然没几天法院对就夏某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案件虽然到2018年9月12日宣判,但和法官的这次沟通至关重要,直接影响到最后的判决。这次沟通会面时间是大概是2018年1月底或者2月初的样子,但从那时我就确信案件最终不会定性为抢劫罪。


第四件当属与当事人及其家属沟通:


每一个刑事案件的当事人及家属,在案件的不同阶段,都会不停地问辩护律师,某某的案子会怎么判啊?是否可以取保或者缓刑?这个案子也不例外,从案子开完庭以后,家属就不断问我会怎么判。虽然我内心认为这个案子不够成抢劫罪,但我仍然不能也没法告诉她们案子会怎么判。一直到当事人取保的那天,我心里更加坚信案件不会判抢劫罪,但我仍然不敢告诉她们案件最终只会判故意伤害罪且刑期会是实报实销。作为专业人士,谨慎永远是专业之师。辩护人只能用自己的专业能力去影响法官,影响案件走向,但永远无法决定案件结果,所以不能承诺。


到案件宣判的那天,我正好在北京,所以没法到庭。但在北京接到当事人的电话时,只听当事人叫“张律师”的口气,我就已经知道了判决结果,就是那个我一直确信也最终期盼的结果:夏某犯故意伤害罪,处有期徒刑1年1个月。刑期实报实销。


2018年09月30日

夏某涉嫌抢劫案辩护手记

您当前位置:

全部评论()

夏某涉抢劫案辩护成功简讯